下午察:金价暴涨 中国金饰龙头也扛不住了

2024-06-11| 发布者: 尹端木| 查看: 33 |原作者: 迪拜网

谁都没想到,在金价不断创新高之际,中国黄金首饰领域的龙头老大周大福,却被传要停工停产。这项消息6月5日在中国网络上流传,话题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网上流传的相关通知显示,因市场环境变化,基于公司发展战略调 ...

谁都没想到,在金价不断创新高之际,中国黄金首饰领域的龙头老大周大福,却被传要停工停产。
这项消息6月5日在中国网络上流传,话题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网上流传的相关通知显示,因市场环境变化,基于公司发展战略调整、业务生产转型需要,周大福股东已决定将深圳北山工厂的生产制造业务进行迁移及相关生产线、设备、原材料等资产转移。“公司生产制造业务于2024年6月1日开始停工停产。”
深圳工厂是周大福在中国大陆的三大工厂之一,主要承担研发工作。另两家分别位于广东顺德和湖北武汉。

  
 
不少网民对此不感意外,纷纷认为在金价暴涨、经济又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谁还想买黄金?”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报告显示按2022年黄金珠宝收益计算,周大福的市占率为13.3%,在中国排名第一。
不过,周大福发声明强调“不存在停工停产情况”,并称为进一步调整企业资源配置,提升运营效率,集团决定对深圳厂区部分部门进行调整与重新规划,以及把深圳厂区部分生产部门迁往顺德厂区。


  周大福6月5日在微博发声明称,涉及调整的业务占集团在深主体业务比重较小,不存在停工停产情况,“此次部分调整不会影响集团业务及对中国内地,尤其是大湾区的长远投资”。(周大福官方微博)
 
至于有多少员工受到影响,周大福没有透露。据证券时报网报道,企业信息数据库“天眼查”显示,周大福深圳工厂2022年的参保人数为1051人。据周大福2023年中报,集团员工超过2万8700人,其中83.7%的员工位于大陆。
周大福的总部设在香港,1990年代进军大陆市场后迅速扩张,并成为大陆最知名的黄金珠宝品牌之一。
消费者观望
市场普遍认为,周大福此次搬厂背后离不开几个原因。
首先,经济不景气导致消费降级。《经济观察报》6月7日引述不具名的中国珠宝行业人士说,在消费降级的情况下,消费者首先砍掉的就是包括金饰珠宝在内的非刚需品类消费。这点得到官方数据印证。
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与2023年同期的高基数相比,2024年第一季中国市场金饰消费同比下降6%至184吨。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金条和金币需求却同比激增68%达110吨。腾讯旗下微信公众号“棱镜”引述山东招金精炼副总经理王伟说:“今年金价高,激发了老百姓金条消费的热情。”招金精炼是中国多家银行的贵金属产品定点委托加工企业。
有观点认为,比起金饰,金条产品的溢价较低,也更保值。


  一季度,中国金条和金币需求为110吨,同比激增68%。图为科威特一名珠宝商5月20日在他的店里展示金条。(路透社)
 
这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周大福的利润。据《21世纪商业评论》报道,周大福过去重要的利润增长点,都是以毛利高的镶嵌首饰等产品为主,但近年风头被金饰盖过。也就是说,周大福比较赚钱的业务占比较少,占大头的都是利润较薄的业务。
周大福截至2024年3月31日三个月未经审核主要经营数据显示,大陆零售值增长12.4%。但具体到门店看,同店销售同比下降2.7%,其中金饰同比增长3.4%,而珠宝镶嵌、K金首饰同比下降19.5%。
对周大福来说,更大的挑战或许在于,随着金价持续上涨,消费者购买黄金的情绪正在变化。
上述珠宝行业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说:“黄金价格一直上涨的时候,大家都疯狂买,但是现在金价波动很大,这个时候观望情绪都比较严重。”《21世纪商业评论》也引述广州的周大福店员说,足金价格涨到每克700元(人民币,下同,130.72新元)后,明显感到观望的人多了,“问价的人多,直接下单的少”。
周大福的对手周生生也感到头疼。据香港电台网站5月30日报道,周生生集团主席兼总经理周永成指出,由于今年金价涨势太快,制约消费意欲,今年销售表现比预期差。他表示,目前难以估算金价走势,会谨慎管理好买卖,以减低风险。
中国最大黄金珠宝批发市场深圳水贝的商家,同样感受到这波金价升势的冲击。当地商家向财联社抱怨:“从未见过水贝人这么少过。”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6月5日,周大福与其他黄金珠宝品牌六福珠宝、潮宏基、谢瑞麟等公布,当日其境内足金首饰金价普遍为每克716元左右。尽管不及5月下旬一度突破的每克742元高位,但相较于3月初普遍位于每克636元左右的足金首饰价格,仍高出约80元。
深圳成本高
此外,周大福会把深圳厂区部分生产部门迁往顺德,多少与深圳厂成本有关。
广州同信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职业黄金投资分析师吕超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相较于顺德,深圳作为一线城市,劳动力和生产成本相对较高,转移生产部门可以显著减少开支。
有报告显示,深圳以1万2300元平均月薪位居广东之首,比作为佛山市辖区的顺德,足足高了近27%。
还有分析认为,周大福过快的扩张,导致该公司不得不采取降本的措施。蓝鲸新闻报道,周大福2024财年中报中提到,大陆所有店铺当中有近一半是过去两年开设的。截至2023年9月30日,周大福加盟零售点位5734个,此类加盟零售点占大陆店铺数目的77%,营业额占大陆批发营业额约63%。


  周大福在中国大陆的门店数量超过7000家。图为摄于去年11月27日在上海的周大福店面。(路透社)
 
一名在深圳水贝营业的黄金档口店主对财联社说:“周大福门店选址都在商场里面,店租高昂……行情不好,关闭工厂很正常。”
彭博社去年6月的报道则称,周大福多数新店的特许经营模式降低了利润率,因为产品是以批发价提供给加盟商。
周大福经营踢到铁板的背后,另一个关键原因是结婚率下跌。有自媒体发文称,有数据显示,婚庆是中国珠宝消费者需求的主要构成,占中国珠宝市场需求的50%。
中国结婚人数在2013年达到1346万9000对的最高峰,之后连续九年下滑,并在2019年跌破1000万对的关口,之后逐年递减,直至去年回升。不过,坊间传言指今年是“寡妇年”不宜结婚,因此可能波及周大福的生意。
金矿企业却迎来泼天富贵
有别于零售业的窘境,“棱镜”5月28日报道,中国金矿企业们正迎来泼天富贵。
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第一季金矿产量同比增长4%至893吨,创历来一季度的新高。
棱镜引述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CEO王立新说,当前金价高,金矿公司加紧生产,但矿产金的供应量很难有大幅变化,变化幅度往往在1%至2%的平均值。4%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一季度供应量。
有别于煤炭、钢铁等商品,矿产金价格受供给直接影响,存在波动明显的周期。金价与金矿产量的关系并不直接相关。有业内人士说,金矿的开采成本相对平稳。随着金价上涨,金矿企业进入繁荣期。
总的来说,周大福调整深圳厂区,可能是整个金饰行业面临挑战的一个信号,也预示未来可能有更多相关企业采取类似措施。世界黄金协会一名高级分析师曾于5月15日在官网发文说:“展望未来,在季节性因素和金价高企的双重影响下,金饰消费可能会持续疲软。”
对于是周大福或一众行业佼佼者而言,更严峻的挑战或许才刚开始。

0人已打赏

©2001-2021